同一貿易合同產生的同一筆應收賬款,是否可以分為兩筆或者多筆應收帳款來敘作保理業務?齊精智律師提示應收賬款雖然名義上已經轉讓給保理人,但其目的在于擔保保理人對應收賬款債權人所享有的保理融資款本息,融資企業轉讓部分應收賬款的,會導致應收賬款不確定從而導致保理不成立。

  一、應收賬款雖然名義上已經轉讓給保理人,但其目的在于擔保保理人對應收賬款債權人所享有的保理融資款本息。

  在有追索權的保理中,應收賬款雖然名義上已經轉讓給保理人,但其目的在于擔保保理人對應收賬款債權人所享有的保理融資款本息。就此而言,有追索權的保理與應收賬款質押一樣,其功能都是為了擔保債權的實現。也正因如此,與同一應收賬款可能發生多次質押或者多次轉讓一樣,同一應收賬款也可能發生多重保理。

  二、同一應收賬款下的應收賬款的債權人向保理商轉讓部分應收賬款,會導致應收賬款不確定。

  1、保理商未通知應收賬款債權人的暗保理模式下,應收賬款的債權人即核心企業有權向應收賬款債權人償還欠款,此時由于無法確定償還欠款的對象是已經部分轉讓的應收賬款還是未轉讓部分,勢必會導致已經轉讓的應收賬款不確定。

  2、保理商通知應收賬款債權人的明保理模式下,應收賬款的債權人即核心企業無權向應收賬款債權人償還欠款,或者說償還欠款無法對抗保理商的追償。此時,保理商有權要求查封、評估、拍賣該部分應收賬款以償還保理融資本息,但由于該已經轉讓應收賬款與其他未轉讓的應收賬款混同而無法區分,無法做到部分拍賣,勢必會導致已經轉讓的應收賬款不確定。

  三、沒有明確基礎債權債務關系的標的物、履行期限等基本要素,導致該應收賬款債權具有不特定性,不符合債權轉讓的要件。

  天津中新力合國際保理有限公司與杭州沃特機電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2015)濱民初字第1882號]認為:“保理合同是指債權人與保理商之間簽訂的,約定將現在或將來的、基于債權人與債務人訂立的銷售商品、提供服務、出租資產等基礎合同所產生的應收賬款債權轉讓給保理商,由保理商向債權人提供融資、銷售分戶賬管理、應收賬款催收、資信調查與評估、信用風險控制及壞賬擔保等至少一項服務的合同,其中應收賬款債權的轉讓是保理合同成立的基本條件之一。本案中,盡管原被告雙方簽訂的合同名稱為《國內保理業務合同》,但從作為標的物的應收賬款角度分析,雙方僅約定“被告杭州沃特公司銷售產生的合格應收賬款轉讓,該應收賬款為付款人浙江吉利汽車零部件采購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324000元”,并沒有明確該基礎債權債務關系的標的物、履行期限等基本要素,導致該應收賬款債權具有不特定性,不符合債權轉讓的要件;同時,分析該合同的權利義務內容,原告天津中新力合公司融資給被告杭州沃特公司,自2013年9月24日至2014年3月24日,融資費率為1%/月,保理費用共計3300元,被告杭州沃特公司實際上依照固定的融資期限而不是依照應收賬款的履行期限償還本息,融資期限與基礎債權債務關系的履行期限不具有關聯性。因此,結合作為標的物的應收賬款的特征及基本權利義務內容,雙方的法律關系雖然名為保理,但實際不構成保理法律關系,應當按照借貸法律關系處理!

  應收賬款雖然名義上已經轉讓給保理人,但其目的在于擔保保理人對應收賬款債權人所享有的保理融資款本息,融資企業轉讓部分應收賬款的,會導致應收賬款不確定從而導致保理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