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經出租人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租金,出租人收回租賃物,并主張到期租金及違約金,其訴訟請求能否得到法院支持,應視該訴請金額是否超過清算后的實際損失而定。

  【基本案情】原告漢中市某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系從事汽車運輸、汽車中介服務、汽車銷售等活動的企業。2022年3月22日,原、被告簽訂《分期購買車輛暨租賃合同》,約定原告通過售后回租方式向被告陳某某提供融資支持,原告按照被告的選擇購買某品牌重型自卸貨車,車輛價格365000元,首付款28000元,剩余價款337000按照月利率4.5%計算24個月的利息為36392元,本息合計373392元,原告作為出租人按照租金每月15558元將案涉車輛出租給被告,被告作為承租人分24期向原告支付租金。承租人有任何違約行為或者本合同解除的,承租人還應當按照合同約定租金總額的8%向出租人支付違約金。合同簽訂后,被告向原告支付首付款28000元。后原告按照合同約定向被告交付了車輛,并由被告驗收確認。2022年10月1日,被告通過微信轉賬向原告支付租金10000元,此后經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再未向原告支付租金。2023年2月16日,原告收回案涉車輛。2023年5月8日,原告將案涉車輛以241000元的價格賣給案外人賈某。

 【裁判要點】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漢中市某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解除合同并收回租賃物后,是否可以不經損失清算,僅起訴主張到期租金及違約金。對此,本院認為,漢中市某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負有損失清算義務,其訴訟請求能否得到支持,應當視該訴請金額是否超過清算后的實際損失而定。

  融資租賃合同解除后,出租人有權收回租賃物并要求承租人賠償損失,但該損失的范圍應當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因為融資租賃合同中的租金還包括取得所有權的部分對價,因此遠高于一般租金,出租人享有的租賃物所有權亦不同于普通所有權,其目的在于擔保租金債權的實現,因此出租人雖可基于所有權取回租賃物,但其在合同項下的利益僅限于租金及其他費用,收回租賃物再出讓后,出讓所得價款應當納入損失清算,用以沖抵承租人的欠付債務,而非直接歸出租人所有,否則將造成出租人既收回租賃物,又獲得租賃物部分價款的雙重得利,有損承租人的利益,F原告主張的到期租金及違約金,本質上為其所受的損失,該損失應以法定損失的范圍為限,故出租人可主張賠償的金額為:解除時已到期租金+解除時尚未到期的租金+違約金-收回租賃物的價值,本案中承租人陳某某尚未支付大部分租金,收回租賃物的價值小于其欠付的租金及違約金,故出租人漢中市某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可以主張損失,損失金額應為租金債權與租賃物回收價值的差額。綜上,本案原告的法定損失為151905元(363392元+29513元-241000元)。

  【裁判結果】原告主張的到期租金及違約金221041元超過法定的損失范圍,故本院對原告在法定損失范圍以內的主張予以支持,依法判令被告陳某某賠償原告漢中市某汽車運輸有限公司損失151905元。

  【法官說法】出租人解除融資租賃合同并收回租賃物后,當承租人已經支付大部分租金,收回租賃物的價值超過其欠付的租金及其他費用時,出租人非但未受損失,反而存在不當得利,承租人有權要求返還不當得利;當承租人僅支付少部分租金,收回租賃物價值小于其欠付的租金及其他費用時,出租人可以主張損失,損失范圍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