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高院發布金融審判典型案例

  2022-10-27

  某工程公司與某保理公司保理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某工程公司與某保理公司簽訂《保理融資協議》,約定某工程公司將其對某房地產公司《購銷合同》項下應收賬款406979.53元轉讓給某保理公司,協議除約定保理融資金額、保理期間、利息以及基礎合同債務人按期回款、未按期回款情形下雙方的權利義務外,還約定“如基礎合同項下債務人因非商業糾紛原因而不付款,則保理商將于賬款到期日45天內履行承保義務,向某工程公司擔保付款!焙箅p方向某房地產公司發出《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保理公司依約發放融資款365000元。然截至應收賬款到期后45日,債務人未支付基礎合同項下款項,某工程公司起訴保理公司支付保付款31029.53元及利息損失。

  裁判結果

  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認為,某工程公司與某保理公司訂立《保理融資協議》,將其對案外人某房地產公司的應收賬款轉讓給某保理公司,某保理公司向某工程公司提供資金融通、債務人付款擔保服務,符合保理合同的法律構成要件,保理合同合法有效。按照合同約定,某保理公司應在應收賬款到期45日內擔保付款,向某工程公司支付基礎合同項下貨款406979.53元。該筆款項扣減某工程公司欠付的保理融資本金365000元及利息10950元后,某保理公司還應實際支付某工程公司保付款31029.53元及利息損失,遂判決支持了某工程公司的訴請。

  典型意義

  依據《民法典》第761條對保理合同的定義,保理人在受讓應收賬款后應向應收賬款債權人提供資金融通、應收賬款管理或者催收、應收賬款債務人付款擔保等服務。實踐中,當事人可在同一份保理合同中約定一項或多項保理服務。本案的典型之處在于,《保理融資協議》約定的保理服務既包括提供應收賬款融資,還包括應收賬款債務人的付款擔保服務。保理人未在應收賬款到期后約定的期限內向應收賬款債權人支付貨款、履行付款擔保責任的,應承擔違約責任,責任范圍為應支付的貨款與融資款本息的差額及相應的逾期利息。

  成渝金融法院2023年度典型案例

  2023-09-27

  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與河南省某醫院、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等保理合同糾紛案

  【關鍵詞】

  有追索權保理 一并起訴  基礎交易合同  案件管轄

  【典型意義】

  保理業務是以債權人轉讓其應收賬款為前提,集應收賬款催收、管理、壞賬擔保及融資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服務,其糾紛可能涉及保理人、應收賬款債權人、應收賬款債務人之間的不同法律關系。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的出臺,保理合同作為一種全新的典型合同類型,首次在我國現行法律層面予以確認,《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亦增加了“保理合同糾紛”這一新案由。然而在保理合同糾紛審判實踐中,由于保理業務架構的多層次性和交易環節的復雜性,各地法院就保理合同糾紛的裁判標準仍存有較大差異,特別是有追索權的保理人一并起訴應收賬款債權人和應收賬款債務人,而基礎交易合同與保理合同管轄約定不一致時,如何確定案件管轄尚無統一認識。本案從“有追索權保理”的擔保功能、合同相對性、糾紛公正高效審理三個維度出發,認定在保理人、應收賬款債權人、應收賬款債務人未就管轄達成合意的情況下,有追索權保理人一并起訴應收賬款債權人和應收賬款債務人的,一般應以基礎法律關系確定管轄。該項裁判規則的明確,有利于保理合同糾紛管轄的迅速確定,亦能敦促保理人作為保理業務的主導方,在受讓應收賬款債權時注意審查其中的管轄權風險,從而規范金融市場行為,有效防范管轄爭議的發生。

  【基本案情】

  2021年9月6日,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與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簽訂《有追索權保理合同》,約定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將其與河南省某醫院之間的《合同書》項下的應收賬款及相關權益轉讓給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支付相應保理款。若受讓的應收賬款不能按時足額收回,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有權向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追索。雙方還約定,因保理合同發生爭議,向合同簽訂地重慶市某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保理融資款還款期限屆滿后,河南省某醫院、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均未履行清償義務。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遂將河南省某醫院、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以及擔保人一并訴至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人民法院。河南省某醫院提出管轄權異議,認為應根據河南省某醫院與河南某商貿有限公司簽訂的《合同書》中的管轄約定確定管轄。

  【裁判結果】

  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人民法院一審裁定駁回河南省某醫院的管轄異議。河南省某醫院不服提起上訴。成渝金融法院審理后認為,首先,有追索權的保理實質上是應收賬款債權人為保理人不能從應收賬款債務人處收回約定的債權而提供的擔保,具有明顯的擔保功能。在保理人選擇一并起訴應收賬款債權人和應收賬款債務人時,應參照擔保的相關規定確定管轄法院。其次,本案中河南省某醫院是基礎交易合同的當事人,但不是《有追索權保理合同》的當事人,不應受該合同管轄條款的約束。重慶某保理有限公司在受讓應收賬款時應當知道基礎交易合同中關于管轄的約定,作為債權受讓方理應受該合同中管轄條款的約束。最后,以基礎交易合同的約定來確定案件管轄,既可以維護程序公平又有助于實質性化解糾紛。遂裁定撤銷一審裁定,移送河南省鄭州市某區人民法院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