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通則若干問題的解釋》自2023年12月5日起正式實施。其中第四十九條第二款規定:“受讓人基于債務人對債權真實存在的確認受讓債權后債務人又以該債權不存在為由拒絕向受讓人履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受讓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債權不存在的除外!痹撘幎ǹ芍^是對保理行業重大的利好。一方面,在國內保理行業以明保理業務為主的背景下,上述規定使得明保理業務中債務人的確權文件具有重大意義,為國內保理行業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法律基礎。另一方面,原先應收賬款質押業務在民法典擔保制度司法解釋中明確了“以現有的應收賬款出質,應收賬款債務人向質權人確認應收賬款的真實性后,又以應收賬款不存在或者已經消滅為由主張不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而應收賬款轉讓業務一直被認為是類推適用該規定,但是否采納應由法院裁量判斷,F在有明確的司法解釋情況下,可以直接適用該規定。為經債務人確權的保理業務提供了堅實的法律保障。

  然而,債務人的確權是否意味著應收賬款必定真實?保理人可以高枕無憂、毫無風險?筆者認為,法律上要得出債務人確權有效的結論,除了法律規定這一大前提外,還需要法律事實這一小前提。保理人在開展業務過程中因操作不規范導致法律事實環節出現問題的情況較為常見。本文將結合不同的應收賬款虛假場景,簡要分析保理業務中債務人確權的不同效力。

  一、債權人債務人串通虛構應收賬款

  債權人債務人串通虛構應收賬款的場景下,常見債務人向保理人進行應收賬款債權確權。此時債務人確權的有效性應分以下兩種情況判斷:

 。ㄒ唬┍@砣酥阑蛘邞斨缿召~款虛構的,其無權向債務人主張權利

  【案例】在JT保理公司訴頓展公司、長展公司等借款合同糾紛案(案號:(2019)滬74民初553號)中,JT保理公司與頓展公司簽訂《保理協議》,約定JT保理公司受讓頓展公司對長展公司的應收賬款,長展公司出具《回執》載明,已收到《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項下提及應收賬款真實、有效且尚未償付;應收賬款轉讓方在基礎商務合同項下的對應供貨義務均已履行完畢,且未發生任何涉及或不利于該等應收賬款回收的違約、爭議、逾期、異議或索賠;將嚴格按照所簽署之相關基礎商務合同通過(且僅通過)《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規定的收款賬戶,向上述應收賬款受讓方(作為新債權人)及時足額履行付款義務……。后由于債權人、債務人等被告均未依約履行義務,故JT保理公司訴至法院。

  一審法院認為,案涉保理業務的購銷合同系由JT保理公司在頓展公司與長展公司已履行完畢的購銷合同基礎上制作而成,案涉保理業務并不存在真實有效的應收賬款。JT保理公司與頓展公司、長展公司均明知案涉應收賬款系虛構,購銷合同等基礎資料的簽署只是為了使案涉融資交易符合保理業務的外觀,三方卻相互合謀實施了該保理行為。本案保理行為是各方偽裝行為,其所掩蓋、隱藏的真實意思是借款。根據法律規定,行為人與相對人以虛假的意思表示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以虛假的意思表示隱藏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依照有關法律規定處理。因此,本案不構成保理法律關系,根據該虛假意思表示所隱藏的各方真實意思表示,本案實際法律關系應認定為JT保理公司與頓展公司之間的借款關系。

  上海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JT保理公司對應收賬款虛假一事明知,并且接受應收賬款虛假的事實敘做保理業務,在此情況下,一審判決否定應收賬款存在任何債權轉讓的權利外觀,從而認定本案名為保理實為借款法律關系且借款合同有效并無不當。

  本案中,債權人債務人串通虛構應收賬款,但由于保理人對應收賬款虛假明知,所以此時的債務人確權應為無效,應收賬款債務人據此無需向保理人承擔責任。

 。ǘ﹤鶛嗳藗鶆杖舜ㄌ摌嫅召~款不得對抗善意保理人

  在保理人不知道應收賬款虛假時,債務人確權有效,債務人不得在確權后又以該應收賬款虛構/不存在為由拒絕向保理人履行。

  【案例】際華物流、GH保理公司等合同糾紛一案(案號:(2021)最高法民申4612號)中,應收賬款債權人將其對際華物流享有的應收賬款轉讓至GH保理公司申請保理融資,應收賬款債權人與GH保理公司共同向際華物流發出《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告知上述應收賬款轉讓事宜。際華物流出具相應回執,對應收賬款的種類、金額和到期日予以確認,并承諾向且僅向《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規定的指定賬戶支付上述應收賬款,并確定不存在且不得對上述應收賬款進行任何的抗辯、抵銷、反請求;其承認對上述應收賬款及債權的從屬權利等相關所有權利及利益均已經出售并完全轉讓至GH保理公司,若其未向指定賬戶付款或履行義務的,GH保理公司有權直接向其追索……。GH保理公司向際華物流發送《應收賬款催收通知書》,要求其支付應收賬款。際華物流在《應收賬款催收通知確認欄》蓋章確認。最終GH保理公司未從際華物流處收回任何應收賬款,遂訴至法院。際華物流抗辯稱,保理合同關系成立的前提是基礎交易真實存在,而本案中的貨物及相關交易均不存在,債權人對債務人不存在真實的應收賬款,《購銷合同》中關于“先付款后發貨”的約定就否認了應收賬款的存在,GH保理公司明知不存在應收賬款,但仍虛構保理業務,本案保理關系不成立。

  最高院認為,經原審查明,債權人作為供方與債務人作為需方簽訂《購銷合同》,上述合同依法有效。后債權人、保理公司向債務人發出3份《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后,債務人均出具相應的《回執》,對應收賬款的種類、金額和到期日予以確認。此外,在保理公司向債務人發出的《應收賬款催收通知書》中,債務人亦在《應收賬款催收通知確認欄》蓋章確認。故債務人關于本案不存在真實的貨物及交易關系、案涉應收賬款不存在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關于保理公司作為保理商是否盡到審慎核查義務的問題。本案中,保理公司通過審核案涉《購銷合同》《貨權轉移證明》《收貨憑證》《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及《回執》,已經盡到了保理商的一般審慎核實義務。在上述文件均為真實的前提下,要求保理公司進一步向債權人核實交易流水,系不必要增加核查成本,亦缺乏合同和法律依據。故債務人的相關申請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小結:從前面兩則案例易知,當債權人債務人串通虛構應收賬款時,債務人確權是否生效取決于保理人是否知道或應當知道應收賬款虛假。在判斷“保理人知道應收賬款虛假”時應當由債務人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在判斷“保理人應當知道應收賬款虛假”時,保理人是否盡到了合理審慎的盡職調查是關鍵。如:貿易項下應收賬款開展保理,保理人應當收集、核查并妥善保存基礎交易合同、出庫單、入庫單、運輸單、過磅單、結算單、發票等材料;建設工程項下應收賬款開展保理,保理人應當實地考察建設項目,收集、核查并妥善保存招投標文件、施工合同、工程進度款支付報表、發票、竣工驗收報告、審計報告等材料。

  二、債權人單方虛構應收賬款債權

  實踐中還存在債權人單方虛構應收賬款債權,偽造債務人的確權文件的情形,使保理人確信應收賬款真實性。此時債務人的確權是否有效?保理人可否憑債權人虛構的確權向債務人主張應收賬款?

  【案例】在XJ保理公司與智寶公司等其他合同糾紛一案(案號:(2018)滬74民初1374號)中,智寶公司與XJ保理公司簽訂有追索權的《保理業務合同》,約定智寶公司將其對蘇寧公司享有的應收賬款債權轉讓給XJ保理公司,由XJ保理公司向智寶公司提供應收賬款管理和保理預支價金服務。合同簽訂后,XJ保理公司與智寶公司發生6筆應收賬款轉讓交易,智寶公司均提供了相應與蘇寧公司簽訂的《大單采購合同》。XJ保理公司在支付第一筆轉讓款前由其工作人員至蘇寧公司辦公地址辦理相應《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確認》的面簽手續,由自稱蘇寧公司工作人員陳某接待,并在對供應商開放公共會議室中進行商談,在相關材料上加蓋了蘇寧公司合同專用章。。

  被告蘇寧公司辯稱:本案涉嫌詐騙,智寶公司工作人員偽造蘇寧公司采購中心印章,虛構交易,相關案件已由公安立案偵查,請求駁回XJ保理公司的相關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8年12月13日,XX派出所已經對蘇寧公司報案的“蘇寧印章被偽造”立案偵查。根據偵查結果,XJ保理公司持有的《大單采購合同》《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確認》上蘇寧公司合同專用章經鑒定系偽造,XJ保理公司面簽時蘇寧公司工作人員陳某身份也系偽造,其真實姓名為劉某,并非蘇寧公司工作人員……,FXJ保理公司提供了智寶公司續作保理業務的《大單采購合同》,但審理中根據當事人的舉證及陳述,以及刑事案件調查的相關情況,XJ保理公司無證據證明涉案《大單采購合同》加蓋的蘇寧采購中心相關印章系蘇寧采購中心真實印章,該《大單采購合同》的真實性法院難以認定……。本案中的證據顯示,無論是面簽方式還是郵寄通知方式,XJ保理公司核查智寶公司對蘇寧采購中心是否存在真實債權的意思均未到達被告蘇寧采購中心,蘇寧采購中心不知曉、也未對XJ保理公司主張的涉案債權進行過確認。

  三、債權人與債務人工作人員串通虛構應收賬款

  除前述債務人與債權人串通虛構應收賬款和債務人未參與應收賬款虛構兩種情形外,實踐中還存在一種特殊的情況,即債務人特定工作人員參與虛構應收賬款。此時債務人的確權行為是否對其生效,保理人能否憑確權文件向債務人主張應收賬款,需要分情況討論。

 。ㄒ唬﹤鶆杖斯ぷ魅藛T的確權行為不構成職務行為或表見代理,確權無效

  【案例】在JN銀行、正博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案號:(2017)魯民終338號)中,JN銀行與豐源公司簽訂《保理服務協議(有追索權明保理)》一份。豐源公司轉給JN銀行應收賬款,由JN銀行為豐源提供融資服務并簽訂本協議。JN銀行與豐源公司簽訂上述保理服務協議后,派員持豐源公司提供的增值稅發票等材料前往兗礦煤化公司工作人員趙某某處,對該筆保理業務進行核實。趙某某在JN銀行、豐源公司、兗礦煤化公司三方簽訂的《協議書》及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上加蓋了兗礦煤化公司公章,同時向JN銀行工作人員提供了《說明》一份。上述合同簽訂后,JN銀行向豐源公司發放貸款。另查明,兗礦煤化公司向濟寧市公安局濟東分局報案,稱該公司印章被偽造。經濟寧市公安局濟東分局調取相關材料后進行鑒定,出具了鑒定文書,認為《協議書》、《應收賬款通知書》發票貸項通知中的兗礦煤化公司公章,及《證明》中的兗礦煤化公司財務專用章均系偽造。

  關于兗礦煤化公司是否承擔清償融資保理款項本息及相應費用的責任的問題。山東高院認為:這一問題的認定主要在于判斷JN銀行、豐源公司與兗礦煤化公司之間是否構成保理合同關系。兗礦煤化公司對與豐源公司之間形成應收賬款關系是否進行了確認。因JN銀行、豐源公司與兗礦煤化公司三方《協議書》、《應收賬款通知書》中兗礦煤化公司公章及《說明》中的財務專用章均與兗礦煤化公司備案印章不一致,且豐源公司實際控制人李某某、兗礦煤化公司工作人員趙某某均表示兗礦煤化公司公章系由李某某偽造后交給趙某某使用,JN銀行亦不能證明兗礦煤化公司此前曾使用過相應公章和財務章,故不能證明兗礦煤化公司對雙方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并形成應收賬款進行了確認。

  第二,兗礦煤化公司工作人員趙某某在《應收賬款通知書》上蓋章的行為是否構成職務行為或表見代理。JN銀行主張其工作人員持增值稅發票、購銷合同前往兗礦煤化公司工作人員趙某某辦公室進行了核對,并由趙某某加蓋兗礦煤化公司印章,即使印章不真實,趙某某的行為也是職務行為,或構成表見代理,致使JN銀行足以相信豐源公司與兗礦煤化公司之間存在真實的購銷關系及應收賬款。

  首先,趙某某的行為是否構成職務行為。趙某某的身份僅系兗礦煤化公司一般工作人員,并非兗礦煤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JN銀行亦未提交證據證明簽訂本案保理合同屬于趙某某的職責范圍,故趙某某的行為不構成職務行為。

  其次,趙某某的行為是否構成表見代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筆者注:該規定與《民法典》相關規定基本一致,不影響法律分析)該條規定的表見代理制度不僅要求代理人的無權代理行為在客觀上形成具有代理權的表象,而且要求相對人在主觀上善意且無過失地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從客觀上分析,趙某某未曾代表兗礦煤化公司實際與JN銀行辦理過保理等類似金融業務,亦未向JN銀行出示其取得過兗礦煤化公司辦理保理業務事宜的授權,故趙某某的無權代理行為沒有形成具有代理權的表象。從主觀上分析,JN銀行在辦理該業務過程中,雖到兗礦煤化公司進行了實地核保,但未對趙某某的身份予以嚴格核實,故不能認定JN銀行在辦理該保理業務時已盡到合理注意義務。

  綜合以上兩點,趙某某的行為不構成職務行為或表見代理,JN銀行亦未提交其他證明證明豐源公司與兗礦煤化公司存在買賣合同基礎關系并形成應收賬款債權債務關系。故,JN銀行、豐源公司與兗礦煤化公司之間不構成保理合同關系,JN銀行關于兗礦煤化公司應承擔清償融資保理款項本息及相應費用責任的上訴請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雖然保理人取得了債務人的確權文件,并且債務人的工作人員參與確權行為,但是由于確權的債務人工作人員并無有效代理權限,其行為不構成職務行為或表見代理,故債務人的確權無效,保理人不可向債務人主張權利。

 。ǘ﹤鶆杖斯ぷ魅藛T在職權范圍內的的確權行為有效

  【案例】前海元泉公司與茂隆實業總公司、茂隆凱德公司等保理合同糾紛一案(案號:(2020)滬0106民初10470號)中,前海元泉公司(保理人)與第三人、茂隆實業總公司簽訂《國內保理合同》,約定第三人擬向前海元泉公司申請辦理國內商業保理業務,即第三人擬向前海元泉公司轉讓基于前述銷售或服務等合同所產生的屬于第三人的交易債權或應收賬款,同時茂隆實業總公司就上述債權轉讓作出無異議的認可。茂隆實業總公司與第三人共同出具《確認函》,對應收賬款資料(即《保理合同背景資料》等及應收賬款貿易基礎等相關文件)真實性予以確認;并愿意賠償因出函方提供的所有資料和信息的不真實、不準確、不完整(包括但不限于虛構貿易往來事實,或偽造簽章等等)給前海元泉公司造成的全部損失(包括但不限于應收賬款轉讓價款、預期收益損失等等)。保理到期后,前海元泉公司未收到應收賬款和融資款本息,遂起訴。茂隆實業總公司抗辯公司印章使用系公司原總經理陳某某在承包期間個人行為,本案涉及刑事犯罪應中止本案審理移送公安。

  法院認為,公司經理是管理生產經營、執行公司工作任務的人員,其在職權范圍內以公司名義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公司產生效力。茂隆實業總公司對合同上印章有異議,又承認原總經理陳某某承包公司并曾接管公司印章,故事實上陳某某在職期間有權代表公司對外經營。因此,本案所涉合同蓋有茂隆實業總公司印章和法人章,可以代表公司、對公司產生效力……。

  本案中,保理人取得了債務人公司經理代表公司簽署的確權文件,由于公司經理有權代表公司對外經營,因而其加蓋印章和法人章的行為可以代表公司,即便應收賬款虛假/不真實,債務人的確權也產生效力,債務人不得對抗善意保理人。

 。ㄈ┍@砣松埔馇覠o過失,確權人員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其行為后果應由債務人承擔

  【案例】撫州醫院、WG融資租賃公司合同糾紛一案(案號:(2019)魯10民終1960號)中,申瑞公司和撫州醫院簽訂兩份《醫療器械購銷合同》,合同約定撫州醫院從申瑞公司處購買醫療器械產品,后撫州醫院出具的收貨確認函兩份,證實撫州醫院確認已收到上述兩份《醫療器械購銷合同》項下的全部貨物,并承諾支付貨款。WG融資租賃公司與申瑞公司簽訂《有追索權保理合同》,申瑞公司將其對撫州醫院享有的上述應收賬款轉讓至WG融資租賃公司。申瑞公司向撫州醫院出具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表明申瑞公司已將對撫州醫院的全部應收賬款轉讓給WG融資租賃公司,撫州醫院向WG融資租賃公司和申瑞公司出具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回執,內容為:貴單位向我院發出的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我院已經收到并知悉,我院確認在2018年9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間,申瑞公司為我院供應貨品形成的應收款項為X元。我院承諾將按照上述通知書向WG融資租賃公司履行相關義務,在2019年9月30日前將應付款項支付至WG融資租賃公司與申瑞公司共同指定賬戶,附賬戶信息(略)。撫州醫院蓋章確認,姜某簽字。

  撫州醫院抗辯否定買賣合同的存在,撫州醫院否認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回執落款處“江西省撫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印章的真實性、主張兩份《醫療器械購銷合同》落款處“江西省撫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合同專用章”系偽造、姜某并非醫院工作人員、申瑞公司提供給WG融資租賃公司的醫療器械購銷合同及收貨確認函的不真實,并稱本案構成詐騙,會向公案機關報案,且不申請對印章的真偽進行鑒定。

  法院認為,WG融資租賃公司系善意且無過失,姜某及相關人員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其行為后果應由撫州醫院承擔。根據WG融資租賃公司提交的證據及庭審查明的事實,撫州醫院5樓均系領導辦公樓層,設置有防盜門,依據常理,普通工作人員或他人無法擅自進入,而WG融資租賃公司工作人員在盡調過程中,盡調的場所是5樓領導辦公室、工作人員“姜某”身著撫州醫院工作服、胸佩撫州醫院工作牌,以財務科長江某的賬號、密碼及姜某本人的賬號多次登陸撫州醫院財務系統查詢撫州醫院對申瑞公司的應付賬款,且現場通知相關人員攜帶撫州醫院印章在應收賬款通知書回執上蓋章,姜某及相關工作人員的行為在客觀上形成具有代理權的表象,構成表見代理,WG融資租賃公司有理由相信姜某的行為系代表撫州醫院對回執進行蓋章確認、申瑞公司與撫州醫院涉案業務、應收賬款及債權客觀真實存在,姜某的行為后果應該由撫州醫院承擔。WG融資租賃公司在盡調行為過程中,已經盡到了盡職調查及注意義務,WG融資租賃公司系善意且無過失,在此情況下,WG融資租賃公司才與申瑞公司簽訂了保理合同,撫州醫院的行為對后續保理合同的簽訂起到了關鍵性作用……。綜上,撫州醫院在應收賬款轉讓通知書回執上蓋章確認的行為,在其無證據證實其辯解主張且“姜某”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的情況下,應當在確認債權范圍內承擔還款責任。

  小結:上述三個案例表明,在債務人工作人員配合確權時,工作人員行為是否構成表見代理或職務行為事關債務人確權是否生效。保理人審查是否構成表見代表,可以根據《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然實施代理行為,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代理行為有效!奔啊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總則編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八條規定:“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人民法院可以認定為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的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一)存在代理權的外觀;(二)相對人不知道行為人行為時沒有代理權,且無過失!,予以綜合判斷。保理人審查是否構成職務行為,可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通則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合同所涉事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工作人員在訂立合同時超越其職權范圍:(一)依法應當由法人、非法人組織的權力機構或者決策機構決議的事項;(二)依法應當由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執行機構決定的事項;(三)依法應當由法定代表人、負責人代表法人、非法人組織實施的事項;(四)不屬于通常情形下依其職權可以處理的事項!,予以綜合判斷。

筆者認為:保理業務中債務人確權存在無效的情形較多,保理人為避免受到債務人確權無效的不利影響,應當在保理業務開展過程中注意以下三個方面的操作風險:1、保理人自身不參與虛構應收賬款;2、對應收賬款進行合理審慎調查;3、對債務人確權人員的身份、職權及代理權限進行審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