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公司不論是開展租賃、保理業務,還是維持日常運營,都需要訂立合同,必須準確把握合同的成立、效力、變更、履行等各個環節。202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結合審判實踐,頒布了《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通則若干問題的解釋》,對上述事項進行了詳細規定,六大重點值得特別關注。

  一、明確賦予中標通知書法律效力

 在日常經營中,有時需要通過招投標采購貨物、服務,有時需要通過現場拍賣、網絡拍賣、在產權交易所拍賣、掛牌等方式處置資產。以上述公開競價方式進行交易的,如果在成交后雙方當事人又因種種原因未能訂立書面合同,對于此時當事人之間存在何種法律關系,司法實踐長期存在爭議。

  本次司法解釋回應了這一爭議。第四條明確規定,采取招標方式訂立合同,合同自中標通知書到達中標人時成立。當事人拒絕訂立書面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招標文件、投標文件和中標通知書等確定合同內容。采取現場拍賣、網絡拍賣等公開競價方式訂立合同,合同自拍賣師落槌、電子交易系統確認成交時成立。當事人拒絕簽署成交確認書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拍賣公告、競買人的報價等確定合同內容。產權交易所等機構主持拍賣、掛牌交易,其公布的拍賣公告、交易規則等文件公開確定了合同成立需要具備的條件,合同自該條件具備時成立。

因此應特別注意,以招投標等公開競價方式完成交易后,應當按招投標文件等成交文件嚴格履行,如果對方未能履行的,及時追究對方的違約責任。

  二、明確規定預約合同的認定標準

  在市場營銷過程中,為鞏固合作共識,需要與潛在客戶簽署框架協議等合作意向性文件。那么意向性文件對雙方當事人是否有法律約束力呢?如果簽署合作意向書后,拒絕簽署正式合同,是否要承擔法律責任呢?

  根據本次司法解釋,合作意向書如果符合以下條件,就構成具有法律約束力的“預約合同”:

  第一,明確約定在將來一定期限內訂立合同,或者為擔保將來一定期限內訂立合同交付了定金。

  第二,明確約定將來所要訂立合同的主體、標的等內容的。

  預約合同生效后,當事人一方無正當理由拒絕訂立正式合同或者在磋商訂立正式合同時違背誠信原則導致未能訂立正式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當事人不履行預約合同約定的義務。

  融資租賃公司在內部審批通過前,如需要與潛在客戶簽署合作意向書,應注意避免在內容上被認定為具有法律約束力的預約合同。

  三、明確規定格式條款的認定標準

  格式條款是當事人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擬定,并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如果合同條款被認定為格式條款,則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盡到提示說明義務。

  本次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當事人不得僅以以下理由主張合同條款不是格式條款:

  第一,合同系依據合同示范文本制作。

  第二,雙方已明確約定合同條款不屬于格式條款。

  第三,該條款未實際重復使用。

 融資租賃公司在與客戶特別是自然人客戶使用格式條款訂立業務合同時,應準確把握格式條款的認定標準,并舉證證明已經盡到提示和說明義務。

  四、明確了“偷蓋印章”的處理方式

  “偷蓋印章”往往發生在單位內部,是員工或關聯人士利用接觸或持有印章的便利,違反單位內部制度或授權,在合同上加蓋印章的行為。因為印章是真章,加蓋印章的人也是單位內部人,“偷蓋印章”比“假冒印章”更具迷惑性。因此通過“偷蓋印章”簽署的合同對單位是否發生效力,是長期以來存在重大爭議的問題。本次司法解釋明確了如果合同僅加蓋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印章而無人員簽名或者按指印,需要由合同相對人舉證證明合同系法定代表人、負責人或者工作人員在其權限范圍內訂立的,該合同才對法人、非法人組織發生效力。

  融資租賃公司在與客戶簽訂合同時,難以了解客戶加蓋印章的行為人的身份及職權,也難以了解客戶內部的制度或授權,一旦客戶事后主張加蓋印章是其工作人員超越職權的行為,融資租賃公司將承擔客戶不再承擔合同義務的重大不利后果。因此在簽約時,應當要求客戶在蓋章的同時由法定代表人或被授權人簽字,確保合同對客戶發生效力。

  五、明確規定未按合同約定開具發票的處理方式

  融資租賃公司作為買方在支付貨款或服務費后,如果賣方未能提供發票,能否起訴賣方要求開具發票?如果賣方已將貨物或服務提供完畢,但未提供發票,買方能否拒絕付款?本次司法解釋有效解決了這兩個問題。

  第26條規定,當事人一方未根據法律規定或者合同約定履行開具發票、提供證明文件等非主要債務,對方請求繼續履行該債務并賠償因怠于履行該債務造成的損失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因此,公司如果遇到對方不開發票的情況,除了可以向稅務部門舉報以外,還可以通過司法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利。

  第31條規定,當事人互負債務,一方以對方沒有履行非主要債務為由拒絕履行自己的主要債務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對方不履行非主要債務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因此,如果賣方已經提供貨物或服務,買方應當付款,但可以繼續向賣方索要發票。

  六、明確規定情勢變更的適用條件

  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都是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不能預見、不可避免的客觀風險,二者區別在于不可抗力是“不可克服”的,即不可抗力直接導致合同徹底無法履行;情勢變更則是“不可承受”的,即雖然合同還能繼續履行,但如果繼續履行合同對于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與不可抗力相比,情勢變更的適用條件主觀性更強,長期存在標準不統一的問題。

  本次司法解釋明確了情勢變更的認定標準。第三十二條規定:合同成立后,因政策調整或者市場供求關系異常變動等原因導致價格發生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漲跌,繼續履行合同對于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合同的基礎條件發生了“重大變化”。但是,合同涉及市場屬性活躍、長期以來價格波動較大的大宗商品以及股票、期貨等風險投資型金融產品的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