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出租人如何快速實現租金債權——兼談如何適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

  《民法典》實施前,融資租賃出租人針對承租人不按時支付租金的違約行為,只能在租金加速到期與取回租賃物這兩種方式之間二選一,且如租金未獲清償,直接快速處置租賃物幾無可能,導致回款過程漫長且成本高昂!睹穹ǖ洹芳啊睹穹ǖ鋼V贫冉忉尅烦雠_后,出租人是否有了更好的方式,能夠快速實現租金債權?本文將結合團隊律師的實操經驗進行如下探討。

  一、《民法典》實施前出租人權利“二選一”之實踐困境

 。ㄒ唬睹穹ǖ洹穼嵤┣,出租人針對承租人不按時支付租金的違約行為只能在租金加速到期與取回租賃物之間二選一

  1.法律規定的“二選一”救濟方式

  原《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規定,“承租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2014年修正版,以下簡稱"原《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二十一條規定,“出租人既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人民法院應告知其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的規定作出選擇。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人民法院判決后承租人未予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币陨弦幎ㄙx予了出租人選擇合同加速到期支付全部租金或者要求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的選擇權,理由是兩者的請求權基礎不一致,不能在同一訴訟中主張。

  2.“二選一”給出租人帶來的訴訟困境

  以上這種二選一的選擇,在司法實踐中卻給出租人帶來很大的困擾。出租人無法在同一訴訟中既主張租金債權,又同時提出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僅能就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或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擇一行權。如果兩者同時選擇,則屬于無明確的訴訟請求,按照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經法院釋明后仍不做出選擇的,法院將駁回出租人的訴訟請求。

 。ǘ┰诔鲎馊酥鲝堊饨鸺铀俚狡谇闆r下無法直接處置租賃物的執行困境

  1.直接處置租賃物缺乏明確的執行依據

  如上所述,由于出租人只能在“合同加速到期、支付全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的訴求之中二選一,在出租人已選擇主張租金加速到期的情況下,即使其提出“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亦會被法院判決駁回該項訴訟請求,且在該判決的強制執行程序中無法直接處置租賃物。具體而言,如判決中并未寫明出租人有權“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則作為依法無權處理實體爭議的執行法官,其難以在沒有判決明文依據的前提下,直接在執行程序中作出將案涉租賃物以拍賣、變賣等方式變價用于清償債務的處理。

  2.實踐中對在租金給付的判決執行程序中直接處置租賃物亦多持否定觀點

  高圣平老師在《論融資租賃交易中出租人的權利救濟路徑》一文中亦認為,“在《民法典》頒行之前,就出租人能否基于租金給付的勝訴裁判直接申請人民法院拍賣、變賣租賃物,并以租賃物的變價款優先受償,實踐中多持否定觀點。其主要理由是:一是租賃物屬于出租人所有,出租人尚不能訴請執行自己之物;二是收回租賃物的前提是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是不同于主張租金加速到期的另一個獨立的訴,不應在執行程序中解決;三是拍賣、變賣租賃物,并以租賃物的變價款優先受償,涉及租賃物的清算,尚須以實體裁判為依據!

 。ㄈ┰诔鲎馊司妥饨鹬Ц东@得勝訴判決但未獲清償情況下的救濟途徑及其劣勢

  1.融資租賃司法解釋規定的救濟方式系另訴解決

  原《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2020年修正版,以下簡稱"現《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十條第二款均規定,“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人民法院判決后承租人未予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币罁鲜鏊痉ń忉,如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租金,在取得勝訴裁判之后仍然未獲清償的,可以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

  2.訴訟程序較為冗長,過程中可能產生更多不利后果

  《民事訴訟法》規定,民事訴訟的一審審限為自立案之日起六個月(適用簡易程序的則為自立案之日起三個月);如當事人不服提出上訴,二審審限為自二審立案之日起三個月。對于當事人眾多、法律關系較為復雜、標的額較大的融資租賃案件,一般較少存在民事訴訟簡易程序的適用空間。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由于法院受理案件數量較多,原告可能需要等待數月才能成功立案。此外,如果被告提出管轄權異議,或者有被告下落不明而需要進行公告送達,均會導致進一步延長訴訟所花費的實際時間。因此訴訟程序對于出租人而言,時間成本較高。

  由于訴訟程序的周期較長,隨著時間的推移,租賃物的價值將發生貶損,并且承租人的經營和債務情況有可能進一步惡化,甚至發生破產,都將影響對出租人債權的清償效果。

  二、《民法典》實施后出租人適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法律依據及該救濟途徑的優勢

 。ㄒ唬┟穹ǖ鋼V贫冉忉屆鞔_規定“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可以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以下簡稱"《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在融資租賃合同中……當事人請求參照民事訴訟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有關規定,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價款支付租金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币罁鲜鲆幎,《民事訴訟法》之“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可以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

 。ǘ⿲崿F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相比訴訟程序具有明顯的優勢

  1.通過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更加高效快捷

 。1)審限僅為30日:作為非訴程序,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審限比普通訴訟程序短得多,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人民法院適用特別程序審理的案件,應當在立案之日起三十日內或者公告期滿后三十日內審結。有特殊情況需要延長的,由本院院長批準!币虼藫N餀嗵貏e程序的審限通常是30日。

 。2)一審終審制:擔保物權特別程序實行一審終審,裁定作出后立即生效,在出租人拿到法院準予拍賣變賣租賃物的裁定后,即可立即向法院申請執行。

 。3)不適用管轄異議:由于擔保物權特別程序屬于非訴程序,《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此類案件由擔保財產所在地或者擔保物權登記地基層人民法院專屬管轄,故不適用管轄異議制度,有效避免了因相對方濫用管轄權異議而拖延審限之情形。

 。4)可以省略公告送達:通過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法院受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后發現被申請人下落不明的,可以不適用公告送達。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核心在于“物”而非“人”,只要擔保物權本身符合法律規定,法院即可作出裁定。如《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修訂)中均規定,在案件事實清楚、債權債務關系明確、登記手續和權利憑證齊備的情況下,法院可以直接作出準予實現擔保物權的裁定;對事實和法律關系還有待于進一步查清,法官對擔保物權的效力、范圍等無法形成內心確信的案件,則應裁定駁回申請,并告知當事人可另行提起訴訟。以上兩種情況,均不適用公告送達!吨貞c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辦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則明確規定,實現擔保物權案件不應適用公告送達。

  綜合以上,相較于實踐中往往需要一年以上甚至多年才能取得生效判決的民事訴訟程序,通過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極大地減少了出租人的時間成本,為其快速實現權利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2.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中亦可適用財產保全制度,確保出租人掌握處置租賃物的主動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三百七十一條明確規定,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案件中,“人民法院受理申請后,申請人對擔保財產提出保全申請的,可以按照民事訴訟法關于訴訟保全的規定辦理”。因此,在這一特別程序中,出租人仍然可以適用財產保全制度對租賃物申請保全,即使其主張收回租金的前一訴訟已經取得生效判決,如能盡快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案件中對租賃物進行保全,則可與前一訴訟形成有效銜接,牢牢掌握處置租賃物的主動權。

  3.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案件受理費更低

  目前全國各地法院對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案件申請費作法不一,有些實行按件收費,每件收幾十至百元不等;有些參照民事訴訟財產案件受理費標準,折半或按三分之一收費。但普遍而言,各地法院對于此類案件受理費的標準均遠低于財產類民事訴訟受理費,對于出租人而言,能夠減輕其前期所需墊付的成本。

  三、出租人對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具體適用和注意事項

 。ㄒ唬┌讣軌蜻m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核心是非爭議性

  相比訴訟程序,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雖具有明顯優勢,但其適用具有前提條件,即不存在“當事人對實現擔保物權有實質性爭議”的情形。對融資租賃糾紛而言,應當以當事人之間對于融資租賃合同的有效成立、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成立、租賃物、租金及其他應付款項等方面沒有實質爭議為前提。但凡當事人之間就此存在實質爭議,即無適用該特別程序的余地,人民法院將裁定駁回申請,并告知申請人應另行訴訟。

  1.如主要事實問題已被生效判決所確認,則可認為雙方已不存在實質性爭議

  如出租人已就租賃債權取得生效判決,且該判決已確認了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即“功能化后的擔保物權”)及租金等應付款項的金額,應可視為雙方就合同有效性、法律關系的定性、租賃物及租金等均已不存在實質爭議(均為生效判決所確認)。但出租人已就租賃債權取得生效判決并非其適用該程序的必要條件,僅是有效證明“非爭議性”的有力證據。

  2.法律適用問題不屬于“實質性爭議”

  某些案件可能屬于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所引起,當時的法律、司法解釋尚未如《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般明確規定“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可以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因租賃物有抵質押登記而適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的不在此列)。對于出租人是否有權依據《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的規定,申請適用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屬于法律適用問題,應由法官直接依據相關規定進行判斷并確認,并不屬于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實質性爭議”。

  3.租賃物上存在“一物多融”亦不屬于“實質性爭議”

  如租賃物上存在“一物多融”情況,即同一財產上面存在多個租賃登記,即使有其他生效判決確認了對同一租賃物的所有權,由于租賃物的所有權已被現行民法典及其司法解釋賦予了相當于“擔保物權”的法律效果,事實上僅相當于同一財產上共存多個擔保物權,擔保物權人之間按照權利登記的順位參與租賃物的變價款分配即可,不屬于雙方之間存在“實質性爭議”,不影響法院按照“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特別程序裁定處置租賃物以及后續對該裁定的執行。

 。ǘ┏鲎馊诉m用該程序不以租賃物具備抵質押登記為前提

  融資租賃交易適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并不需要以租賃物另行辦理抵質押登記為前提。結合《民法典》第七百四十五條規定“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權,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出租人應當確認,其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權已辦理登記,在此情況下,其有權請求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ㄈ┩ㄟ^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的管轄法院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三條之規定,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由擔保財產所在地或者擔保物權登記地基層人民法院管轄。據此,租賃物所在地的基層法院具有管轄權自無疑問,但融資租賃所有權登記地的基層人民法院是否有管轄權?對此,筆者認為,法定管轄背后的法理是方便管轄原則,即既要方便當事人行使訴訟權利,又要方便人民法院行使審判權。若因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注冊地及融資租賃所有權的登記地均系上海市浦東新區,進而認為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對出租人所申請的實現擔保物權的特別程序案件均具管轄權,顯然并不符合方便管轄原則,與立法本意相悖。如租賃物僅有所有權登記而并無線下抵質押登記地的,建議出租人向租賃物所在地的基層法院提出申請。

 。ㄋ模┯袡嗌暾垖崿F擔保物權的主體

  《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申請人包括“擔保物權人”以及“其他有權請求實現擔保物權的人”!睹袷略V訟法司法解釋》第三百五十九條進一步明確,“《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的擔保物權人,包括抵押權人、質權人、留置權人;其他有權請求實現擔保物權的人,包括抵押人、出質人、財產被留置的債務人或者所有權人等!倍鴱摹睹穹ǖ鋼V贫冉忉尅返诹鍡l規定來看,融資租賃的當事人均可提出申請,即出租人、承租人均可向法院申請拍賣、變賣租賃物以清償租金。

 。ㄎ澹┩ㄟ^擔保物權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最好確保裁定主文寫明租賃物情況和償債金額等內容

為有效確保后續執行的順暢,出租人應在申請書中詳細列明擬用租賃物的變現價款進行清償的款項名目與具體金額,并與審理法官加強溝通,請法官在裁定主文中寫明準予拍賣、變賣的租賃物的名稱、數量、所在位置等,并明確申請人能夠優先受償的債權范圍,寫明具體的金額或列明計算公式。

  如租賃物上存在其他擔保物權,出租人應當申請法院形式審查其他擔保物權的登記情況,并確定在先順位或同一順位擔保物權人所受擔保的債權金額,并在裁定書主文部分寫明,本案申請人就擔保財產(租賃物)的變價款扣除或按比例扣除前述金額后的剩余部分優先受償。

  四、對出租人如何快速實現租金債權的建議

 。ㄒ唬⿲τ诔鲎馊艘讶〉门辛畛凶馊酥Ц蹲饨鸬膭僭V判決,而承租人未予履行的情形

  如前文所述,這種情況下,出租人實現債權最快捷的方式是申請適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相比另訴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無論是時間成本還是經濟成本都低得多,且有效降低了租賃物價值繼續貶損,或者承租人進入破產程序等其他不利后果的可能。

 。ǘ⿲τ诔鲎馊艘呀浧鹪V承租人要求支付租金,但尚未取得生效判決的情形

  如果出租人所處的訴訟階段已無法變更訴訟請求(例如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后或二審階段),具體救濟方式與已取得生效判決的情形并無二致,如未來承租人不履行支付租金的生效判決,出租人可申請適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

 。ㄈ⿲τ诔鲎馊松形雌鹪V或仍在可變更訴訟請求的階段

  1.出租人可以依據《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在同一訴訟中直接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

  《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第六十五條第一款已明確規定——“在融資租賃合同中,承租人未按照約定支付租金,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當事人請求參照民事訴訟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有關規定,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價款支付租金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币簿褪钦f,《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實施后,出租人完全可以在同一訴訟中直接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不必再像前文所述陷入必須“二選一”的困局。

  2.出租人也可以不通過訴訟或撤回起訴,直接向法院提起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

  如上所述,既然《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第六十五條第一款將“當事人請求參照民事訴訟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有關規定,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價款支付租金”規定為出租人維權方式之一,那么,如果出租人和承租人對于融資租賃合同的有效成立、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成立、租賃物、租金及其他應付款項等方面沒有實質爭議(例如出租人能夠證明承租人已經就此以合法有效的書面形式進行確認的,或者承租人對其所提異議無證據證明的),且租賃物易于變現及其變現價款足以清償租賃債權的,出租人也可以不通過訴訟,直接向法院提起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

  綜上,《民法典》及《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出臺后,已明確規定“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可以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出租人不必再局限于在租金加速到期與取回租賃物這兩種方式之間二選一。對于出租人已取得判令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勝訴判決,而承租人未予履行的情況,出租人實現債權最快捷的方式是申請適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處置租賃物;對于出租人尚未起訴或仍可變更訴訟請求的情況,可以在同一訴訟中直接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也可以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不通過訴訟或撤回起訴,直接向法院提起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融資租賃公司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選擇最合適的方式快速實現債權清收。